JUN

28

Tue

Author:EMINARCISSUS

被拍砖46次,接着砸!

正如古代没有君子不养艺人,如今的社会确实没有企业者不养大仙。

命理──“学名”为灵异学,也称玄学。

标题处的I never believe in fate but keep trapped by karma,也正是我下这篇文章时候的心情。

小的时候,老爷子总去拜访一位老先生,进他家里的时候,就让我到外面去玩,当时人也小,有本漫画书,拿台GB就不会去想多余的东西。坐在客厅里翻书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的想,偶尔也会有硬币的玎玲之音。有一次,自己也耐不住好奇心进去看了看,于是我妈也说,给这个孩子也看看吧,老先生拿起自己的手,说──“学业会比较顺利,但是路途会比较坎坷。”

当时听到这句话要再细说的时候就被打住了,现在回想起来,人──最可怕的不是未知,而是已知。

想起来水仙有一条机油线,主角作为实习医却和7层的病人相遇,在逐渐敞开心扉之后,久也言道──“当我得知我仅仅有3个月的余命的时候,最初是愤怒,然后是不平,接着是后悔,其次是淡定,最后是宽容”,而主角却说──“三个月的余命,和3天,3年,30年也并无差别,早晚也会归去,再退1W步说,或许哪天出门出了车祸也并不是不可能。”。当然故事的发展与结局也确实让自己郁闷了很久,有什么能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让人难受的事呢?

几年后,留洋,回国,拒签。户口迁移来来回回,中考差8分,被公有化,高考语文那诡异的分数,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逐渐了解了一个事实──命运,并不一定不存在。

这时候,当有人告诉我──“眼见为实,耳听而虚”的时候,我会义无反顾地告诉你“对不起,如果眼见为实,能不能为我解释下为什么人类的脑解析会出现月亮幻象?为什么试验组测试出的公证证言准确率仅仅有不到25%的悲催程度?”

于是大二前半年,自己放下了喜欢了Coding,转而走上了国学入门的道路。嗜草不可得则以铜币易之。浑浑噩噩天天除了二爻四象八卦之外,偶尔看看闲书,写写代码,却也惬意──但是这时候,心理上却发生了变化──命理可知,而不可言。

梅花易数,当看见花瓶被打碎是因为嗜者自身所期之时,再反观Stein Gates,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淡然,人不可知天命,因为人也是棋盘中的一个棋子,看,只能窥得这可怜的一角,却同时也参与着命运的变化格局。

于是,自己开始抵触这门“学问”,因为,人──贵在奋斗。

最近一直没有更新,自己也在学习与参与一次与国企合作的项目谈判中。

所谓的国企管理,之所以会有厚黑学,之所以会有官场,或许就是因为在国企内部处处飘逸着这种令人作呕的“权利>法律”的气氛。西方企业谈判,一旦走入轨道,双方摊牌,一次一次地去碰撞观点上的对立,一次一次作出让步,最后达成一致。

再反观代表着天朝特色的国企──谈起来,半把月的没动静,人员指派内部交接混乱,管理层调动,给你带来的却是不断地空泛的利好消息。

这时候,你是否会去搬出命理学来打一卦?

虽然我不会,但有人会,也有人会拍着胸脯告诉你几月这事就成了。

但你会信吗?成了,究竟是巧合?还是嗜卜者参与了世界的构筑?

倘若错了,嗜卜者也可以挠着脑袋,把当天的结果拿出来,修正修正,再拍着胸脯告诉你下一个时间,之前漏掉了哪个环节。

 

世界真是矛盾。

自己或许永远不会相信命理这门“学说”了。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越来越相信,命运──绝对是存在的。

而另一个让我确信的就是,不要试图去让命运成为已知。

P.S.:之前偶说的这位老先生准确地预言了家里事业上走下坡路的时间以及一些相关问题。并且给出了一些有关这次事情的(仮)的预测,而这位老先生却一直身体良好,却才06年无任何病症征兆的情况下在家突然弊病去世。

P.S.S:最近真的是比较抑郁,好多事都提不起性质来。看番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也就是那花这种神番,亦或是玛丽亚狂热这种狗血番还能笑着看看了。不过相信这事过后会陆续恢复回来。

P.S.S.S:考虑过一阵是不是要把手机换掉了,OBJ-C也啃的差不多了,拿回来一个当开发样本机还真是不错。

P.S.S.S.S:从6月初到今天28号温度在3天内瞬间从10度升到连续30度以上的天气伤不起啊!!!多少年了家里都没见过蚊子居然自己2天被叮了10多个包!!!

Tags:Life

归档:Life

相关文章
smi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