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

Wed

Author:EMINARCISSUS

被拍砖24次,接着砸!

5月过去的很快,整理资料,赶写点稿子,过一阵还要过审批,第一次起草这种东西还真是纠结。作为一个半社会人感觉最纠结的一点就是──事情要开始担责任了,不过这是好事,但是,这里依然想对责任这个问题发点小小的牢骚。

 

有关授权范围:

典型范例:

高层指派某项目规划给某下属小组,科长成为了项目负责人,而在全程参与过程中,负责人却尽量做到全程和高层保持联系,尽量每天敲定下工作进度和工作结果,尽量保证每一个细节都被上级过目。

疑问:

养这帮废物是干嘛的?授权下去就是让你作,交期日期前拿成品方案回来审核就可以了。

附带问题:

办成了算上级的,办瞎了算大伙的,或者直接押个“负责人”。

疑问:

既然上级过目了,为什么责任要算负责人的?!

 

有关管理,中方学习西方的管理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历史,不过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改不过来,既然愿意采用授权制度,为什么还要紧跟进度?

某中方负责人A说了:如果不跟,下面就会胡来,最后会误了工期,甚至会搞砸整个项目。

B说了:如果不跟,下面就会利用职权的漏洞,去作表面文章,榨取公司利益。

C说了:如果彻底授权,就会发生如今国美的悲剧。

 

我不想多发表太多的看法。作为学童,我到现在为止都依然坚信法家制度是治国(尤其是商)的基础,解决不了法律的执行力问题,一切都是浮云。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制法,到执法,到回馈,天朝正在承担着一种很奇怪的负面反馈,就是每一个环节都会出现类似的权利扭曲。归根结底,是民众意识的两级严重分化。承接西方的精英理念的人群和传统人治的思想的博弈结果。表面看是传统在让步,其实不外乎是披着马甲依然在实行人治。

当年妖都实行免费公交制度,结果是什么?

说起民众意识,我就想起来在US多年的民族斗争中,有不少总统都提出了拯救和帮助反对Seperation的方案,结果呢?罗斯福提出了在当时最关键的一个论点──保持原貌,抓教育,让平等意识植入每一个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心中。

再看看我们,祖国未来的花朵,各个都是用各种金科拉催熟的,天天jjyy的被称作fq,出去的叫Betrayal,留着默默工作地就只能看着这个负反馈。敢问──未来何在?

 

教育,这句话,在中国太需要反思了。

教育改革,再说也是空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科举->高考这一条路,即使是万恶之源,却也不能独自承担撒旦之恶。

什么时候,中国教育能够尊重一个自然人的人格,我相信这是看到希望的伊始。

不过,按照目前的现状来看,这样的做法依然是一条不归路,因材施教,伯乐,这都是镜里采花的故事,在这个社会下,挣扎,拼搏,反思,绝望是一条必经之路。

我一直特别佩服像导弹之父这样的英才,放弃了好日子不过,回来建设这个国家。不过这就是时代的差异吧。毕竟天朝在当时那2,3十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是如今呢?是否还会有如此重量级的人物在留洋数载后决定返还建设的?

我相信除了海归混不下去的就是乡情未了的。

像老舍先生,倘若一直在英国指教,不回来接管当年作协这些烂摊子,现在又会有多少文学奇彩得以绽放?

 

再说说因材施教,之前吃饭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一档消息,其中提到中国的忧郁症孩子的治疗问题。

这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因材施教的差距。

为什么非要治疗?

回去翻一翻历史,我们会看到有不少杰出的音乐艺术人才,都有得益于神经病变或者早期的忧郁症导致的长期右脑组织结构被抑制而被激发的左脑。对于这样的情况,作为教育者,我们是应该拔平一个天生有缺陷的孩子,还是应该挖掘长项?

在US,我相信多数孩子有选择的自由,至少我认识的多数老师,会把这样的权利留给孩子,同时多数老师也愿意承担起作伯乐的责任,去尽量发掘每个孩子的潜力。

而天朝呢?拔萝卜,让大家都看起来一样是教育的本质。

试问──我们为什么要变得一样?

 

历史上,犹太人走遍天涯海角,在各个地方都留下了自己的传说,恰恰,只有天朝。当犹太人大量涌入中国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若干年后,这些犹太人不复存在,而是拥有着和天朝人民相同的姓名,拥有着相同的生活习性,日做朝臣。

 

再试问──投胎还谁愿意选Hard Mode?!某些地方出了若干大的事情,却连续一个月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官方媒体,都有如没事发生一样过着悠然自得的小日子。却又不知在此同时,国外的人权组织已经计划好了一次非暴力游行介入的计划。

 

想想方爷被砸,你丫真活该,掩耳盗铃,第一个该死的就是你。

 

其实自己很不擅长写这种东西。我讨厌FQ,但是我更讨厌作一个OB。

就算自己移民了,就算自己日后以一个外籍人的眼光在看待这个世界,

曾经的华人依然会骄傲地说──我是炎黄文化的继承人。

可愛さ余って憎さが百倍,这是这种情绪在这文化传承中在作祟。××个民族,这究终是个笑话,回归原型──我们依然是中国人(包括如今的外蒙依然很多人这么坚信)。

试问──倘若南北战争北方失败了。南方人是否会宣称自己是"Formal citizen of the United States?"

 

仰天,当自己真会有dd的一天到了,我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P.S.:那花剧情出拐点了....于是要狗血么....

P.S.S:2多花同时有种要凋谢了的感觉,神番别陨落口牙....

P.S.S.S:算是真正搞明白了前一阵丢包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各种淡定了。

 

Tags:

归档:Life

相关文章
smiley